网站首页>都市言情>小镇飞花第一卷1,2

小镇飞花第一卷1,2

更新时间:2021-02-25 00:00:39

内容简介一个城市青年,命不该绝,流落小镇。从此,在这个陌生的小镇上,

谋生,发展,上进。在陶醉花丛的同时,也有暗流的袭击……他是好人呢还是

坏人呢读者的心中,自有“天平”。

作品相关人物谱宫笑文:现年二十六岁,本文主角。虽英俊潇洒,多才多艺,

却因多重打击,而跳楼自杀,惜未死,才有了他在小镇上的一番经歷。多灾多难,

又艷福无边。

据小弟观察,他算不上好人。还好,小说的主角也不一定是好人。

钟美贤:寡妇,不到三十岁,丈夫死于矿难。领妹妹开“姐妹粥铺”。有小

镇上有名的美人。

钟美柔:美贤之妹。二十出头,活泼美丽。

韩冰:性感动人,有钱人之妻,对笑文有意。

苏兰:女大学生,爱好文学。

包倩倩:某处长之二奶,跟主角有染。

菊影:菊福之妹,是个小美人。

刘小禾:发廊妹,少妇,农村来的。

柳云:丁松之妻,自己做生意。为怀孕,而求助于人。

陈鱼:小学老师,美人榜上第一名,本人也很有本事,为广大男青年之梦中

情人。老爹是小镇着名工程师。

孟雪晴:小镇之白领,赵人杰之情妇。

庄小米:舞厅小姐,跟小禾是一个村的。

丁松:主角好友,热心肠,常为无后而苦恼。

菊福:主角朋友,某单位工人。为爱所苦,命中多难。

乔大山:司机。笑文就是被他的车运到小镇上的。

赵人杰:本地一大款,横行八道,有民恨。

赵人雄:赵人杰之弟,为人与兄长不同。

苏汉威:苏兰之父,是个伪君子。

张彪:警察,美柔的男友。

作品相关关于书名的解释《小镇飞花》,表面是写城市青年宫笑文在小镇的

经歷和人生的。实质上,本人更想表现的是小镇上的各个女性的美的。

所谓花,就是说女人的。我的愿望是,一个女人一个模样,每一个都要求是

美的,无论她是不是好女人。即使做了坏事,仍希望大家可以原谅她。

这个愿望是不是有点太侈奢了太狂妄了以小弟目前的才力,只有盡力而

为。是否能好梦成真,只有到最后才知道。

我不敢梦想自己的小说出版,只求写一回,有几个人看,有几个人投票,就

足够了。那样,小弟的心血与汗水便沒有白流。

今年是鸡年,我是闻鸡起舞。不管舞得如何,都要一直舞下去。因为,这是

我生存的价值之一。

作品相关众美风采钟美贤:年纪二十八九,长得高大健美,胸高臀圆。一双

明眸像大海一样幽深。丰满润泽的红唇,使人想到最诱人最可口的果实。她的微

笑让人感到春风吹拂般的温暖。

韩冰:三十出头,面如桃花,眼睛媚媚的,有勾魂摄魄的魔力。她穿着黑色

超短裙,扭腰时,裙子的接缝处,一圈白肉时隐时现,给人惊鸿一瞥之美。还故

意不穿丝袜,让两条玉腿,在太阳下裸露。修长,浑圆,结实,油光粉嫩的大腿,

不知让多少男人咽了多少口水呢。

小禾:长得不算白,但容貌姣好,腰身婷婷。別看人不胖,胸可不小,她身

上那件白大褂,在胸前明显的形成两座小山,令人注目。沿着她的胸,笑文的目

光下滑,又觉得不妥。

柳云:当他见到活生生的柳云时,才觉得照片,徒有其形而无其神。柳云身

材优美,穿着蓝色的西装裙。秀发盘在头顶,一张瓜子脸娇艷,动人。套着丝袜

的美腿充满诱惑性。凡是男人,都不能不多看她几眼。

倩倩:如花似玉,高佻而曼妙的身材孟雪晴:少妇,三十出头,一条粉色的

纱裙,把优美的身材裹得撩人之极。秀发在脑后束成一个“把”。圆圆的额头,

秀气的脸,杏眼桃腮。她的微笑,使其平添丽色。

苏兰:二十一二岁,齐颈短发,黑亮的眸子,小巧的嘴唇,一张瓜子脸,透

着文静和优雅。一条碎花的裙子裹着纤巧的身子,通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气息。

(沒正式出场的,不在其列)

第一卷第一章自杀

天色已亮,这个时候,正是多数人起床洗脸的时候。在长长的高速公路上,

一辆大卡车,不紧不慢的跑着。渐渐地上了一座桥。

上桥后,司机正打算换档,突然眼睛一扫,看见一个人。是从倒车镜看见的。

他大吃一惊,这人在他的车箱里,他竟然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上来的,自然

更不知道了。

此时,那人正一腿跨上护栏,看样要跳下来。把司机吓了一跳。这时候,车

身靠近桥栏,这人只要一跳,便会掉到桥下。那样的高度,掉下去必死无疑。

司机一打方向盘,卡车便斜起车身,拉大跟桥栏的距离。那人即使跳下来,

也只能掉在路上。司机看一眼那人,一条腿依然如故,沒什么事。

司机忙停车下来,绕过车头,来到车箱下。掐腰瞪眼,擡头吼道:“你小子

是谁你啥时候爬上车的你想干啥你刚才是不是要跳下去你想死吗”

那人目光忧郁,喃喃地说:“我不想活了,我什么都沒有了。我活着还有什

么意思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想死,我现在还是是想死。”

司机急了,大喝道:“我说哥们,你想死,我也不拦着你。可你別死在我的

车上。你先下来,你想死的话,有很多方法的。不一定非得跳车。再说,你跳下

来,也摔不死的。万一摔成个瘫痪,植物人什么的,可就惨了。你先下来,对于

自杀,我有经验,我可以指点指点你,让你死得又快,又舒服。”

那人瞅瞅他,犹豫一下,便小心地背身从车上沿着能下脚的地方,慢慢顺下。

在这个过程中,那司机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做好接人的准备,万一他来个大头朝

下自杀法,自己可不能袖手旁观。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说不清楚。

司机见他稳当地落地,暗暗松口气。他不理那人,自己开门上车。那人追上

来,问道:“你不说要指点我吗你怎么又上车了”

司机从车窗探出脑袋,笑道:“我说哥们,这车不能总停在路中间吧。我往

旁边靠靠,再跟你白唬。”说着,把车靠到一边。可他并沒有下车。又把脑袋伸

出来,对那人说:“我说哥们,你是怎么上我的车的我咋不知道呢还有,你

为啥要自杀呢”

那人站在车旁,双手插兜,一会儿看看天,一会瞅瞅地,长吁短嘆的。沈吟

着说:“我昨晚不想活了,就去跳楼,想一死了之,什么苦恼都沒有了。沒想到,

我掉到你的车上。竟然沒摔死。

司机一听,哈哈大笑,说:“这倒巧了,我车拉的全是棉花包。想不到倒救

了你的命。看来,老天爷不让你死呀,你想死也死不成。”

那人苦笑道:“可我还是想死。我觉得活着真沒劲儿。我失去了一切。”

司机摇头道:“哥们,人活着,苦恼多的是。你看开些。像我吧,结过三了

婚,头一个老婆难产死了,孩子也死了。第二个跟人跑了。第三个现在常跟我吵

架。我老爸认为我是个倒楣蛋,把我赶出家门。可我沒自杀呀,还是挺过来了。

还是乐呵呵的活着。自己觉得活得也不比別人差。开车虽然辛苦点,钱能供上花。

这年头,有钱就好办了。要什么有什么。你失去一切了,算不了什么,可以重头

再干,还可以拥有一切。慢慢来吧,你年纪还小呢。”

那人听了,望着他,脸色好多了。半响才说:“司机师父,我听你的。先不

死了。暂时活着吧。可我去哪里呢原来的地方,我不想回了。”

司机瞅他一眼,擡头望望远处,一指北边,说道:“哥们,我给你指个好去

处,你看那里。”那人沿着他的手指一看,北边不远,有好多楼房与平房。看样

人家不少。

司机说:“这个小镇,叫做大河镇。地方不算大,但这是个好地方。就是能

养活穷人。那里有好多盲流子,不少都发了家。就算什么本事都沒有,只要勤快,

也饿不死的。抡个大板锹,蹬个倒骑驴什么的,也能有口饭吃。”

那人望着小镇,慢慢点头。

司机把目光又转到他脸上,说道:“哥们呀,我看你年纪轻轻,长得又帅,

不像个笨人。好好干吧,争取混个人五人六的。以后我经过这里时,好找你喝酒。”

那人这时自杀之心动摇,情绪好多了。说道:“谢谢大哥的鼓励。我一定好

好干。混出个人样来。让那些伤害我的人瞧瞧。”

司机高兴了,大叫道:“这就对了。这才是男人。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乔大山。”

青年说道:“乔大哥,我叫宫笑文。”说着,伸出手来。司机一见,忙下车

跟他握手。双方眼里,都露出喜悦来。不过转眼间,二人变成兄弟一般了。

大山又说了好些鼓励的话,又问青年的身世。青年遮遮掩掩,吞吞吐吐的。

大山知道,他的心灵创伤,沒有完全抚平。也不勉强。因此说:“宫兄弟,如果

你再自杀的话,让我知道,我一定会看不起你的。”

宫笑文微笑道:“大哥说哪里话。我已经死过一回了,自然不会死第二回。

因为我的生命从新的起点开始。我不能让那些伤害我的人捡笑话。”

大山重重摇着他胳膊,说道:“兄弟,这才对嘛。这才是男人。本来,应该

请你去喝一顿酒,可是这批棉花很急。我不能跟你多谈了。等下回经过这里,我

一定来找你。这个小镇上的大饭店,我很少去的。我最常去的,是”姐妹粥铺

“,你有空的话,常去那里,你一定能遇上我。我跟那里的老板娘很熟儿的。”

笑文说:“我一定常在那里等大哥来的。到时我做东。”

大山爽朗地笑道:“兄弟做东,我一定大吃大喝。”然后说:“兄弟,这上

边有我的电话号码,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说着,递给笑文一张名片。这名片,

非常干净,只有人名跟号码,沒有通常见到的一堆头衔。

笑文小心地揣到兜里。大山拍拍他的肩膀,又看看表,说道:“兄弟,我得

走了。咱们后会有期。”说着,跳上车,跟笑文挥挥手,唿啸而去。

笑文望着卡车远去,摸着名片,想到号码,便想起自己的手机。随手摸摸自

己的腰间,空空的。昨晚这一番折腾,手机也不知丢哪里去了。现在想想,倒有

点可惜,自己买了还不到半年。自己本不会用这只手机的,因为老婆嫌这手机不

够好,自己便用上了。他又给老婆买只更高档的。

想到“老婆”,他一阵阵的心痛。现在,已经不是“老婆”了,准确地说,

应是前妻。大学的那朵校花已经凋零了,风花雪月已化成云烟。令人艷羡的金童

玉女已成歷史。过去的生命已经死去,现在,他已经获得新生了。

笑文望着不远处的小镇,振臂高唿,又拍拍身上的尘土,像是要把过去的一

切都拍掉似的。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对着十几米外的一块石头,伸出手掌来。在心中口诀,

嘴上说:“来。”怪了事了,那石头像有了生命一样,骤然飞来,落在他的手掌

里。

他又说声:“走”那石头便飞出去。出了桥栏,直向远处。他又说声:“好

了”。那石头停在半空不动。再说声:“落地”。石头很听话,便落地了。

他惊喜交加,又对附近的草,树等物,一一试过,无一听话。他兴奋地大叫

:“师父呀,我终于练成了。八年了,我总算成了。”

幸好这时,沒人看见这一切,否则非吓坏不可。这是他个人的秘密,除了他

跟师父,別人都不知道。

第一卷第二章粥铺

冷静之后,转身下桥,朝公路的出口走去,朝那个陌生的小镇走去。朝自己

未知的明天走去。

沿着水泥路,一直向前去。出了收费站,走不多远,便进入小镇。

这里的楼房不多,平房盖得很像样。街道干净,阳光从东边射过来。给这个

小镇镀上金。也给笑文一些温暖。

他沿着水泥路,在前边一拐弯,向西而去。路很直很长,往西还是个缓慢的

下坡。向旁边打量,好多人家的烟筒都冒出烟来。很显然,是在做饭。想到饭,

他便听到肚子叫了。该吃饭了。

他在路上走,随时能见到早晨的跑步者,从身边跑过。有从对面来的,有从

后边超来的。男女老少,一个个精神头十足。令人想到“生龙活虎”之类的好词。

这样的情景,使他感到羞愧。人生如此美好,自己怎么会傻到去自杀的程度难

道多年的城市生活,使我的思想走上绝路了吗

正想着,身边风起。一个身影从身边跑过。不用看,便知道是个女人。因为

那股风,分明是香风。淡淡的,又韵味深长。他本能地深吸一口,然后找人。那

女子已在十米之外了。

乍一见到她的背影,笑文勐然一惊,凭直觉,他知道那是位姑娘。也许还是

处女呢。这都不足为奇,让他感兴趣的是,那身影如此美好,让人想像她的美貌。

那腰的摆动,臀的扭动,腿的弹动,使人联想到青春的美丽,生命的鲜活,人生

的得意。那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笑文活这么大,很少见到这么受看的背影。他敢肯定,这身影,比自己的前

妻好看得多。他好想上前去,瞅瞅对方的脸蛋,看她的容貌是否跟身影一样美。

正想着,身边风声又起。这风还不小呢。是五六个青年,也是跑步的。一边

跑着,一边说着话。

“好美呀,迷死我了。我要跟他男朋友决斗。”一个说。

“我要娶她当老婆。她不嫁我,我就终生不娶了。”另一个说。

“你准备当和尚吧。想娶她,你下辈子吧。”又一个说。

“你们罗嗦什么,人家都跑远了,快不快追。”这个人较清醒。

“追呀,追大美女呀,谁落后谁是孙子。”众人附和着,一熘烟地追那个美

女去了。

旁边的笑文听了想笑。但现在他笑不出来,连日来的心头的阴影并沒有完全

消除。他饿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吃东西。到哪里吃东西呢这时,乔大哥的话

又在耳边回响起来。

对呀,去“姐妹粥铺”,乔大哥常去,一定是个好地方。

走了几步,他向人打听粥铺的位置。人家很友好的指给他看。原来,就在前

边的道口北侧。

当他来到道口,果然看到了。是两间砖房,贴着白磁砖。门上有牌子。正有

人进进出出的,想必生意不错。他来到门口,便闻到里边的包子的香味儿。

他刚想迈步进去,突然一摸自己的口袋。这才注意到,自己兜里空空的。原

来昨晚跳楼前,出于对钱的憎恨,他站在楼顶,把钱都撕了,随手一扔,那钱便

随风而去。当时只想着死,沒想別的。沒想到,现在不死了,又感到沒钱的苦恼。

双手插兜,他在门口转来转去,像是丢东西似的。从这门进出的人,都用疑

惑的眼神瞅着他。人穷志短,笑文不好意思,便不与他们对视。

过了一会儿,从店里出来一个少妇。笑文只觉眼前一亮。心中暗贊:好美的

女人,能打九十分。

年纪二十八九,长得高大健美,胸高臀圆。一双明眸像大海一样幽深。丰满

润泽的红唇,使人想到最诱人最可口的果实。她的微笑让人感到春风吹拂般的温

暖。

笑文呆呆的,注视着美人。那美人也在看他。他比自己小个二三岁,身高得

有一米七六吧。看样儿,挺健壮的。穿一套深蓝色西服,白衬衫皱皱巴巴的,领

带歪在一边。

再看长相,眉清目秀,鼻子高耸。要不是嘴的周围及两腮,长满短须,肯定

是位帅哥。这么一想,她的脸一热,又见对方也在盯着自己看,不禁有点羞涩。

羞涩之外,更多的是得意。她向来自负美貌,见到对方这样的反应,非常满意。

美人不避开他的目光。定定神后,便问:“小兄弟呀,你是来吃东西的吗”

笑文冲她点头道:“是呀,大姐,我是来吃东西的。只是……”

美人一笑,说道:“那就进去吧。我这里的东西好吃又便宜。放心进屋吧,

保管不会黑你的。”说着,拉开门,做个请的姿态。

到这地步,笑文不能再退。再说肚子实在饿了,先吃饱再说。便硬着头皮走

进去了。屋里两排桌子,每排三张。他见左侧最末的一张空着,便走过去坐下。

想到自己沒钱,心里怦怦乱跳。一会儿该怎么应付那个场面呢长这么大,还沒

出过那种丑呢。

美人跟过来,笑吟吟的问:“小兄弟,你吃点什么呢”笑文望着她的迷人

笑容,感到很舒服。说道:“随便,能吃饱就行。”

美人说句:“马上就来。”说着,奔厨房去了。

旁边的人,见到这场面,都交头接耳的。听不清说什么,笑文知道是与自己

有关的。因为这些人在说的同时,不时瞅瞅自己。有的眼中是惊讶,有的眼中是

不满,有的眼中是怀疑。

很快东西来了。一盘包子,一碗大米粥。笑文实在饿了,说声谢谢,便甩开

腮帮子吃起来。当真如风卷残云。很快,两盘包子,三碗粥都进肚子。

那美人抱着膀,站在厨房门口,不时瞧瞧笑文。见他那副饿狼的模样,忍不

住想笑。这时,一个人大喊来包子。美人不动地方,对厨房里边喊一声:“杜婶,

给电缐杆拿盘包子。”里边有人答应一声,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端包子走出来。

那位“电缐杆”坐在笑文前一座,十分不满,嘴里嚷道:“我说老板娘,你

怎么不亲自端来呢为什么这小子要东西,你就自己来。”说着,转身向笑文一

撇嘴。

美人笑了笑,说:“別人吃东西,沒有讨价还价,哪像你,总是少给钱。所

以呀,我一见你,心情就不好。心情一不好,怎么给你拿东西”

电缐杆笑了,说道:“那我以后,每次都多给钱,那你每次都亲自给我端东

西好不好”

美人笑道:“那好呀,我去问问柳云,她沒意见,我也沒意见。”

一听对方提自己老婆,电缐杆不出声了。大家见了,都嘴角边露出笑意来。

电缐杆低头吃东西,装作沒看见。

这时,笑文已经吃完东西了。美人过来收拾,柔声说:“小兄弟,一共六块

五,给六块好了。以后,你可得常来光顾呀,小店要靠大家的捧场。”

终于到这一刻了,笑文的脸一下子红了。脸上露出很为难很羞愧的神色。当

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实在沒勇气说,自己身上沒有钱。

笑文低声说:“姐姐,我忘带钱了,我下回来给你行不行”

美人一愣,随即明白了。她微微一笑,说道:“那好吧,下回一块儿算好了。”

笑文感激地望着美人,心说,世上还是好人多。

美人在笑文对面坐下来,目光变得犀利,重新打量笑文,怎么看他,也不像

个无赖。心中纳闷,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连吃饭钱都沒有呢。自己今天真是好脾

气,要是往常,一定好好羞羞他。偏偏今天心情很不错。

笑文小声说:“姐姐,我一定会还你的。很快的。”

美人一笑,说道:“这个不算事。不用太在意的。对了,你从哪儿里来的

怎么会混得这么惨”

笑文听了,心里一酸,神情变得凝重。他嘆了口气,不答反问道:“姐姐,

你们这小镇有什么工作做吗我想干活挣钱,要找干完活,就能马上拿现缐的那

种。”

美人望着他,说道:“这种活儿,当然有了。怕你干不了。”

笑文说:“別人能做的,我也能做到。姐姐只管说吧。”

美人说:“开港田,要有车,蹬车也得有车,这些是不行了。那只好当大板

锹了。”

笑文问:“什么是大板锹我沒听过。”

美人瞅瞅他,说道:“就是出力挣钱的人。在路口上站着,谁家干活儿,需

要你时,就来找你。什么活都有。这事,得问电缐杆,他是行家。”说着,望向

电缐杆。

电缐杆吃完东西了,把头转过来,上上下下看了看笑文,说道:“你要当大

板锹怎么看,都不像是吃这碗饭的。再说你这体格能行吗”

笑文拍拍自己的胸脯,傲然说道:“我在学校的时候,可是运动健将。体格

比牛还壮。”

电缐杆嘿嘿一笑,说道:“好吧,咱们就去试试看。如果你不行,別说我不

帮你呀。跟我走吧。”说着,向门口走去。

到门外时,美人追上来,向电缐杆招手,低声说:“他是个外地人,人生地

不熟儿的。你多照顾他。別叫人欺侮他。”

电缐杆嘻嘻地笑了,说道:“你跟他啥关系,这么向着他,你认识他吗”

美人一笑,说道:“是债务关系。他欠我的钱,我得鼓励他快挣钱。要不,

我的钱怕瞎了。”电缐杆说声:“沒问题”。便向前去了。

笑文突然跑回来,说道:“姐姐,我叫宫笑文。姐姐的芳名是

美人说:“我叫钟美贤。”

笑文叫声:“钟姐姐。”

美人答应一声,笑着说:“快追电缐杆,一会走远了。”

笑文点头,向她挥挥手,便追了过去。美贤望着笑文的背影,心怦怦直跳,

脸上发热。她想到许许多多的往事。有些是跟她丈夫有关的。

网友评论: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